當前位置 首頁 > 職場薪聞 > 職業指導 > 職場健康 > 壓力來襲,員工的辛酸知多少?
壓力來襲,員工的辛酸知多少?
作者: 時間:2019/6/28 閱讀:1059次
前幾日,快遞行業的兩則新聞引發了人們的熱議,一則新聞是圓通快遞員遭投訴下跪求客戶撤銷,另一則是順豐快遞員遭投訴被處罰,吞下40粒安眠藥。面對工作上的挫折,兩名快遞員采用極端的方法來處理,再聯想起數年前富士康職工半年內發生“十二連跳”的新聞,不得不讓人思考,企業在員工的管理以及心理建設上到底存在哪些頑疾?從快遞行業的事件中,企業是否能夠獲得一些警示?
人們經常把快遞員比作勤勞的“小蜜蜂”,起早貪黑、風雨無阻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便利。不過,快遞員為此也承受了不少壓力。據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聯合蘇寧易購發布的《2018快遞員群體洞察報告》顯示,超七成受訪快遞員表示壓力大。
首先,壓力來自生存。眾所周知,快遞員工作量大、時間長,《2018快遞員群體洞察報告》數據表明,80%的快遞員每天工作時間超過8小時,特別是在電商大促期間,異常忙碌。
據了解,快遞小哥的工資主要由底薪加提成構成,一些外包和臨時工則沒有底薪,全憑單量計算工資,因此想要增加收入,快遞員需要更多地完成接派單的工作。
對于負責外賣送餐的快遞員來說,“與時間賽跑”成為他們的工作常態,也正因如此,快遞員遭遇交通事故的風險大大增加。
其次,處罰制度也造成了快遞員的壓力。一般而言,當消費者感到企業聲明的服務和實際服務不符時,才會進行投訴,目的是希望快遞公司為其解決問題。
但是,快遞行業普遍采取“以罰代管”的管理方式,用懲罰快遞員的方式來安撫消費者,這樣的管理方式既讓快遞員面臨較大的壓力,更為重要的一點是仍舊沒有解決消費者所遭遇的問題,并且還時常造成快遞員和消費者關系惡化。
據一位快遞員透露,如果快遞丟失或者損壞,只要顧客有淘寶購買記錄等價值證明,快遞公司會按照原價處罰快遞員;如果快遞當天沒有送出,會按照快遞延誤一件處罰30到50元不等;倘若快遞員或者網點在顧客沒有收到的情況下提前點擊“已派送”,屬于延誤派送和虛假簽收,一件罰金150元。
快遞公司一般月底集中結算罰款清單,可是快遞員每天處理的快遞數量巨大,加上時間久遠,記憶模糊,到月底他們已無法清楚地核實快遞公司的處罰是否正確,因此快遞員常常把第一個月的工資抵押在快遞網點老板那里,用來交罰款。有業內人士還透露,排名靠前的快遞企業,每年平均罰款收入有8,000萬元左右。
不僅如此,在遭遇惡意投訴時,很多公司并沒有為快遞員提供良好的申訴通道和談判機會,完全以顧客的意見作為主要評判標準,這造成快遞員對顧客的差評感到恐懼。為了讓客戶撤銷“差評”,大多數快遞員選擇私下與客戶溝通,這也是發生“圓通快遞員被投訴跪求撤銷”的主要原因。
第三,快遞員們的壓力也來自于極為有限的職業發展路徑。快遞員入行門檻低,且長期從事簡單、重復性勞動,對工作技能的提升幫助甚少,“吃青春飯”、“干10年或20年都是一個樣”是不少快遞員對自己工作的評價。
目前,快遞行業正迎來年輕的千禧一代,這群年輕人不愿重復繁重的工作任務,對職業發展有著更高的期望。而在收入增長乏力、晉升通道不暢、正向激勵不足的情況下,年輕的快遞員很容易對職業生涯產生強烈的無歸屬感。
當快遞員的壓力不能排解時,負面情緒便被聚集或轉化,輕則影響工作效率,重則造成心理疾病,順豐快遞員遭投訴吞安眠藥就是負面情緒到達了頂端的真實案例。
心理亞健康:企業發展的“隱形殺手”
世界衛生組織認為,健康不僅是沒有身體上的缺失和疾病,還要有完整的生理和心理狀態適應能力,以及擁有良好的道德觀。
如今,中國已進入信息化、網絡化時代,不僅生活和工作的節奏加快,生理和心理上的壓力也大大增加,國民的心理健康問題已呈現出比單純的軀體健康問題更突出的態勢。
2016年,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《“健康中國2030”規劃綱要》強調,要加強心理健康服務體系建設和規范化管理,并將加強心理健康服務納入國家建設的日程。這也充分體現了國家對國民心理健康的重視程度。 
2019年2月,國內第一本心理健康藍皮書《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(2017~2018)》正式發布,該書對國民心理健康狀況進行了較為全年的分析,同時也指出,我國國民心理健康需求極大。
企業員工的身心健康不僅影響著員工自己的工作效率和幸福感,同時還對企業的效益和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。長期以來,大部分企業忽視了對員工心理健康的關注,員工心理亞健康已企業發展的“隱形殺手”。
由于員工的心理壓力而產生的影響,常常導致企業承受巨大的經濟損失。據世界經濟論壇及哈佛公共衛生學院的研究估算,2011年-2030年全球因心理健康問題造成經濟產出損失將高達16.3萬億美元,其中,中國將達到4.5萬億美元。
無論規模大小,企業都會遭遇因員工心理困擾帶來的風險。為了緩解這一問題,EAP(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)服務在十多年前應運而生。由于當時“心理健康”這一觀念還沒有普及,人們對EAP服務的了解少之甚少。
如今,越來越多的企業意識到員工心理問題對組織的影響,并對如何應用心理學的方法和技術落實企業文化、促進企業績效感興趣,EAP服務逐漸被人們熟知和使用。
讓EAP服務真正落地
EAP,通常被譯為“員工幫助計劃”或“員工心理援助服務”,是企業組織為員工提供的系統、長期的援助與福利項目,通過全方位幫助員工解決個人問題,以提高工作效率和職場幸福感。
在國外,起初EAP服務主要用于解決員工酗酒、吸毒等造成的心理障礙問題。隨著行業的發展,EAP服務不再局限于對有心理疾病的員工進行心理咨詢,它的服務對象擴大到全體員工,模式和內容也更為多元,工作壓力、情緒調節、危機干預、職業生涯困擾、婚姻家庭問題、健康生活方式等多項內容都囊括其中。
2016年,“快遞員減壓室”在北京亮相,這是一家快遞公司為員工提供的EAP服務。
在減壓室里,不僅為快遞員提供按摩椅、指壓板、魔方等減壓設備,并且配有心理專家設置的沙盤、心理繪畫等減壓課程。
不過,減壓室在快遞員群體中并沒有受到熱捧,僅開放了一次就閑置了。快遞員們表示,每天派件量較大,根本沒時間去減壓室,與去減壓室相比,他們認為多送幾單,多掙些錢更實在。
雖然快遞員減壓室為員工關愛舉措,其初衷值得肯定,但卻沒有產生預期的效果。這是因為“減壓室”項目沒有與企業的特性相匹配,不夠落地。因此,企業在引入EAP服務時,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考慮:
1.在EAP項目設立之初,做好充分的前期宣傳工作,解除員工顧慮,讓員工充分認識和了解EAP服務;
2.利用慶祝節日等契機,將EAP作為一種福利提供給員工,加深員工對EAP的了解;
3.通過問卷調研等方式深入了解員工的需求和想法,提升和改進EAP服務;
4.借助互聯網技術和模式,讓員工通過智能設備快速獲取服務。
EAP服務不應局限在事后“救火”,更為重要的作用是在事前對企業進行客觀的風險評估,制定完善的干預機制。
以快遞行業為例。對于快遞員面臨的生存壓力,增加收入是快遞員最需要的,從這一點出發才能制定更有效的EAP服務方案。
例如根據全網不同區域的特性設置派費標準,或是為員工配備更為完備的工作裝備和軟件系統,助力快遞員提升工作下效率,亦或邀請交警為快遞員培訓交通安全知識,保護快遞員在車流中的行駛安全,以上這些EAP服務方案比“快遞員減壓室”更為落地。
對于快遞員面臨的被投訴壓力,幫助企業建立更為合理的績效評價機制和申訴通道才是“走心”的EAP服務方案。消費者希望享受與快遞公司承諾相符的服務,而快遞員希望獲得與付出相對等的勞動報酬,由此出發來建立快遞員的績效評價機制會更為合理。
惡意差評,不僅快遞員害怕,也讓網店商家害怕。2018年,電商平臺天貓引入了新的評價體系,當遇到規定范圍內16種不合理的中差評時,商家們可以用“極速處理權益”來“1秒屏蔽異常評價”。商家被要挾時,可以在申訴通道中如實填寫事件的發生過程提交給平臺進行審核。相比快遞行業“顧客一票否決制”的評價標準,天貓的評價機制具有較大的參考價值。
對于快遞員面臨的職業發展壓力,EAP服務應聚焦在為其提供職業規劃和培訓課程,幫助快遞員提升自我,挖掘其更多方面的潛力。
目前,快遞業逐步向高度自動化、智能化智慧物流轉型,機器人可能會大幅替代人力,未來快遞員可能會轉行成為無人機駕駛員、工業機器人系統運維員等。若不能提前進行必要的技能培訓和心理建設,快遞員將會難以適應新技術帶來的變化。
由于壓力導致員工心理亞健康的情況,在職場中是一個普遍現象,不僅在快遞行業,各個行業,各種規模的企業都存在這個問題。
眾所周知,心理亞健康是企業發展的“隱形殺手”,不僅給企業造成經濟損失,也會損害企業的雇主品牌形象。
雖然很多企業都開始引入EAP服務,但不少企業錯誤地認為EAP是一項可有可無的福利,EAP服務仍沒有成為企業的必需品。尤其對于快速發展中或者創業型的企業來說,想讓EAP服務真正落地更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快遞員采取極端方式的事件對企業管理者而言是一個警醒的信號,企業管理者需提高預防心理風險的意識,在做決策時考慮相關因素,鼓勵決策以更加人性化的方式去執行,讓EAP服務真正落地,從而幫助企業減少潛在風險。

來源:
熱門推薦
河北快三开奖号码走势图